首页 > 新闻速递

“反扒尖兵”李永江

1980年,24岁的李永江从部队复员,到哈尔滨铁路局齐齐哈尔分局当上了一名乘警。一天,他在列车上看到一名来自大兴安岭的妇女正在撕心裂肺地哭喊。一打听才知,这位妇女的在伐木中被砸死了,她带着丈夫的5000元抚恤金,准备到哈尔滨去上点货,好卖钱供养3个,可万万没想到钱被扒手给偷去了。

看着那妇女绝望的神情,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抓住那个贼。一个星期后,那个贼被分局刑警队抓住了。当他欣慰地带着被追回的5000元钱来到那个妇女家中时,李永江却发现,那位妇女因为这巨大的刺激已经瘫痪,她的精神几近失常。看到这揪心的一幕,李永江心里涌起一个强烈的愿望:当刑警,抓扒手。

两年后,在他的不懈争取下,李永江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分局公安处刑警队的一名刑警。从此,他拜师苦练,终于成为一名令扒手闻风丧胆的神探。

2001年“春运”,客流量最大的京广线上猖獗。铁道部为此专门在召开绝密会议,成立了由时任铁道部公安局张启增为总指挥的特别行动队,决定调集全国反扒高手,在这条线路上开展特别反扒行动。

绝密会议上,张启增局长特别强调,这是一次绝密行动,连沿线铁路局都不通知。绝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哈尔滨、济南、郑州和四个铁路公安部门的9名反扒高手应召赴京,分成6个小分队,组成特别行动队,来自哈尔滨铁路局的李永江被任命为特别行动队队长。

那年,李永江刚从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公安处调任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副局长没多久,虽然升官了,但他“反扒”神探照当不误。

1月29日上午9时,北京西站。特别行动队成员怀揣着铁道部开具的“铁道部特别通行证”,随着如织客流,登上了北京至广州的k79次旅客列车。当晚9时03分,车到武昌。按照计划,特别行动队的3个行动组开始分头行动。

由李永江兼任组长的行动组开始行动,他的两个高足——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刑警队的田玉军和管庆丰协助他一起开始捕贼了。

他们三人下了车,简单吃了晚饭,便进了站台。凌晨1时30分,由西开往西安的315次客车正经过武昌站。借着站台上明亮的灯光,三个人的目光扫视着从检票口涌出来的人群。

“走。”李永江轻声说,他和两个伙伴径直向5号车厢门口走去。

车厢超员,但并不严重。车启动了,车厢中,有一个来回走了两趟的“小个子”,一直在三人的视线控制之内。

这“小个子"20岁左右,没拿东西。当“小个子”从7号车厢向6号车厢走过来的时候,站在6号车厢的李永江向7号车厢一张望,田玉军会意。“小个子”从李永江面前经过,走到车厢中间,将一个趴在茶桌上的女旅客的小坤包迅即揣进怀里,然后向5号车厢走去。李永江和小田紧跟着贴了上去。管庆丰已从5号车厢走来,将6号车厢的门把住。“小个子”走到6号车厢门口,正要让小管让路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张口,便被李永江一个锁喉动作按倒在地。“你们抓我干啥?”“小个子”操着口音高声喊叫。小管迅即将那包掏了出来。小田将那被盗的女旅客叫起,一同找到乘警。他们向乘警出示了铁道部公安局开具的特别通行证后,将那贼和失主交给了乘警。此时,正是凌晨l时50分,他们上车才20分钟。

2月2日,郑州车站。20点20分由郑州开往合肥的574次客车开始检票。李永江让小田从5号车门上车,他和小管跟着4个旅客上了6号车厢。那4个旅客上车后,3人迅速向7号车厢走去,一个穿着灰色夹克衫的人回身向5号车厢走去。“灰夹克”站在5号和6号车厢连接处,向5号车厢里张望,似乎是在找人。稍许,“灰夹克”便向车厢里走去。走过3排座位,“灰夹克”从一件挂在衣帽钩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沓钱,迅速塞进自己的裤袋里,又接着向前走。正当“灰夹克”将从一个安徽旅客衣袋里掏出的一张车票和两个信封再往裤袋里塞的时候,“咔”地一声,手腕被闪亮的手铐扣上了。

李永江和小管跟随那3个旅客从6号车厢上车后,经过7号车厢,来到8号车厢。那3个旅客掏了几个人,没有收获。由于开车就要到了,那3个人下了车,向站台外走去。这时候,两个人突然被扑倒在地,一个人打了一个趔趄,也跌倒在地。当3人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有两个人已被扣上了手铐。李永江左手拽着那个被扣上手铐的人,右手从那个没有扣上的人身上拽出了一副手铐。

“你们抓我干什么?”

“你带扣子干什么?”

“我是治安员,你们是干什么的?”

“你别管干什么的,正好少副扣子,先把你自己扣上再说。”

4个贼被送到了车站派出所。派出所的同志搞不明白,就开车前那么一会儿工夫,这几个“神秘客”怎么就把连他们都没有抓到的这伙贼识别出来并抓获的呢?

李永江告诉他们:“三天前,我经过郑州车站时,在站台上就见过这4个人,只不过当时没有时间抓,让他们在外边多呆了两天。”

“站台上那么多人,你怎么就能认出这几个人,还能记住呢?”一个青年问。

“我们是铁道部特别行动队的,这是队长李永江。”

“啊?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反扒神探?”

“是。”

那青年警察睁大眼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2月4日凌晨1时10分,在岳阳车站,李永江和小田从8号车门、小管从9号车门上了315次旅客列车。李永江一上车,心里便有了数:在上车的15个人中,除他们3人外,只有7人是真正的旅客,剩下的5人,就是一伙扒手。那5个人上车之后,分两伙去了两节车厢,不一会儿,又回来了。由于那伙人没有分开,李永江觉得他们3人可集中跟踪,只是让小管稍稍拉开一点距离。那伙人中有一个人见李永江和小田手里没拿什么东西,还跟在他们的后面,便用警觉的目光打量着他们。因为在通常的情况下,手里不拿东西的有两种人:一种可能是便衣警察,一种可能也是干扒窃的。

“这疙瘩地皮松,就是比咱那疙瘩天热。”李永江对小田说着,还用眼瞥了一下旁边一个人的上衣口袋。口音的行话和那“专业”的一瞥,让那人认定李永江和小田也是吃那碗饭的,便不再理会他们。直到最后一节车厢,那伙人接连掏了几个旅客,都没有大的收获,就又折了回来。

走过两节车厢,5个人中的一个人用刀片割一个坐在座位上睡觉的旅客的羊毛衫,其他4个人作掩护。那伙人得手之后,又来到另一节车厢。李永江和小田快步赶上,在那伙人选定的作案对象附近站住了。这时,那伙人中又有两个人注意上他们。李永江发觉后,不慌不忙地转过身,一只手去拿小桌子上一个装有大半杯热水的杯子,另一只手又做了一个“专业动作”,并冲着那两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人一个嘴巴微微一撇,另一个还冲李永江笑了笑。当那两个人刚刚放松的时候,只听“哗”地一声,李永江将那大半杯热水泼向了他们。几乎就在同时,小田和小管冲了上来,铐住了两个人,并同李永江一起,将剩余的3个人压倒在地。

2月5日凌晨3时,李永江、小田和小管在衡阳车站分别登上了由西安开往南京的316次旅客列车。李永江从13车上车之后,便发现车厢连接处的情况不对头。他用目光一扫,便在十几个旅客中,筛出6个“特别旅客”,4个坐着,两个身材瘦小的站着。

开车后不久,两个站着的开始往12车厢挤,由于人太多,一时没有挤过去。李永江想,这个地方条件很有利,可以“一勺烩”他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分开。于是,他利用自己身材瘦高的优势,挤到那两个人的前头。之后,便装着挤不动了停了下来。那两个人看有人已经挤了过去,便想也跟着往前挤。可前边的人不动,便有些着急,还是用力往前挤。

这时,李永江向车厢里边张望一下,发现小田从12车厢走了过来,便转过身来,作出要往回挤的样子。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堵着他不让他过来。可是,没一会儿,那两个人却又奇怪地转过身去,和李永江一起拼命地往回挤。

原来,李永江用手给正在他身后往前挤的那个人,做了一个其他人看不见的手语,告诉那人:都是吃这碗饭的,前面发现便衣,赶快躲开。

那两个人挤回门道,向另外4个人身边挤了挤,便若无其事地坐下了。 这时,还有半个多小时车就到长沙站了。这些扒手必须在到站前解决掉,否则,长沙站再上旅客,就不好抓了。小田和小管没见李永江过来,就猜测那里一定有大鱼,便各自带着一个被扣着的扒手,往13车厢挤。

两人来到李永江跟前,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将两个扒手推到那6个坐着的扒手前面。这8个扒手本来是一伙的,可这时却装作不认识。李永江见时机成熟,便向小田和小管使了一个眼神,于是,3人一起用力,将那两个人扑倒在那堆扒手的身上。同时,3人又一齐出手,将那6个扒手全部抓获。

稍后,列车广播室传来了广播员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列车上抓获了8名扒手,有被扒窃的旅客,请到13车厢,请到13车厢……”不一会儿,12名被扒窃者来到13车厢。于是,李永江和小田、小管带着20人的“队伍”,穿过7个车厢,向餐车进发。旅客们看到李永江几个人汗流浃背,衬衫都湿透了,纷纷感激地递过矿泉水、可口可乐来。

2月7日早5时15分,李永江等3人来到广州车站,只见广场上、候车室里、售票大厅里,到处都是拥挤不堪的人群。3人在站内外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了售票厅。

李永江向大厅内扫视一圈后,便径直向9号售票窗口走去。李永江来到9号售票口前,刚刚站定,便听一个穿夹克衫的人高声喊叫:“你抓我干什么?”随着喊叫声,那扒手手中的4张50元面值的纸币也落到了地上。

李永江再次来到售票大厅,又瞄上了一个左手拿着几张钞票欲往前挤,佯装买票的50多岁的。李永江用自己拿手的“贴身法”迅速靠了过去,一把抓住那女人的右手。他转身对旁边一个说:“你看看你丢钱没有?”那军人摸一摸衣袋,说:“丢了。兜里就一百元钱。”李永江稍稍一用力,一张被握皱了的一百元票子掉到了地上。

上午,他们在广州站抓了4个扒手。下午,他们在站前广场转了一圈之后,选定了一座过街桥停了下来。李永江和小管坐在桥一侧的台阶上,小田坐在他俩对面。不一会儿,从桥下走上来一个人,踢了小田旁边一个人一脚,操着东北口音说:“借点钱。”

“没有。”那人说着,转身走了。

“滚!”那东北人说。那东北人走到小田身边,问:“上哪儿去?”

“等人。”小田说。

“给我10元钱买盒烟。”

“没钱。钱都在一块来的那人那儿。”小田说,“听口音,你是东北人,哪儿的?”

“别管哪儿的,你给我10元钱,不给我让他们抢你。”

“别抢,钱真的没在我身上。”

“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我翻翻,看有没有。”小田一边说,一边往离他不远的一个歇息的旅客靠过去。因为他看到,桥下面有6个他已断定不是善者的人向那旅客靠过来。当小田离那旅客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从桥下上来的6个人突然一拥而上,将那旅客打倒在地,开始。

然而,局势瞬间却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把打劫者搞懵了,只听“咔”、“咔”、“咔”,3个打劫者的手腕被不知从哪儿来的3个人给铐上了,另一个打劫者被打倒在地,其余两个夺路而逃……

2月8日晚,广州某饭店。广州铁路公安局局长举行宴会,专门答谢到这里汇合的铁道部特别行动队的反扒勇士们。局长高举,感激和敬佩之情溢于言表:“反扒神探李永江的威名早有耳闻,今日亲眼所见,真是名不虚传,,佩服……”

2月9日11时30分,特别行动队一行完成使命,乘上广州至北京的k30次旅客列车,回京复命。在返京途经郴州站和长沙站的时候,李永江和两名同伴又在站台上顺手牵羊抓获了3个扒手,为他们的特别行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在10天时间里,特别行动队的3个行动小组共抓获66个扒手,其中李永江和田玉军、管庆丰特别行动组就抓获了37人。剿灭“东北贼帮”

2003年8月下旬的一天,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接到铁道部签发的一道密令:“近期‘东北贼帮’在胶东线旅客列车上活动猖獗,重点段在烟台、潍坊、淄博一带,请你局组织反扒力量前往打击。”

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立即调集了17名反扒精英,由副局长李永江带领,赶赴烟台。经过侦查得知,这个贼帮的头目叫杨菊文,绰号“大五能子”,黑龙江省伊春市人,因其贼技高超,声威显赫,令很多老贼折服,拜在他的脚下,组成团伙,活动在黑龙江省东北部的佳木斯、伊春、南岔、鹤岗一带。近些年来,半岛崛起,他们便移师南下,在这里的列车、海船和商埠作案。这伙贼都是老手,作案手段隐蔽,行踪诡秘,多次从抓捕他们的警察眼皮底下溜掉。

擒贼先擒王。李永江把目标锁定在杨菊文身上。8月31日,李永江获得情报,已回伊春的杨菊文将潜回淄博。李永江立即率三个小分队分三路赴烟台、淄博和济南。9月3日凌晨3时许,从一列到达淄博车站的列车上,下来两个摇了摇头,问那贼有没有去北京的车票,那贼说没有。李永江见那贼左手还拿着几张车票,便说:“那几张是到哪儿的?卖不卖?”那贼说是到天津的,刚买的,不卖。

李永江弄清了仨贼的车次后,便与几名侦查员会合,部署任务。侦查员对李永江说:“你真够大胆的,不怕暴露吗?”李永江说:“我掌握了他们的犯罪心理。虽然我也是东北人,但他们万万不会想到是一路跟踪来抓他们的。再说我把他领到灯光不好的角落,尽量避免给他正脸,所以他很难认出来。”

22时许,3人又换了装扮,分头上了烟台开往北京的3节快车卧铺车厢。5日凌晨2时许,3个上车后倒头就睡的人,不约而同地东汉,其中一人就是从佳木斯转道而来的“大五能子”杨菊文。第二天上午10时,两人乘汽车来到烟台,住进某招待所。大约半小时后,又一男子进入两人的房间。当天下午,三人换了装扮到烟台站买了3张票。

必须马上弄清三人买的是哪次车的票,可是怎样才能弄清呢?李永江想着,就把一个贼拉到一个灯光较暗的角落,搭上了话。几个侦查员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很多东北的贼都认识李永江,一路跟踪还时刻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担心一旦被贼察觉,就会前功尽弃,可这会儿他竟送上门去了。

原来,这个贼手里拿着一张车票,要转卖。李永江见机会来了,便立即上前搭话要买。李永江看那张车票是烟台至淄博的,便从铺上起来,开始寻找目标并实施作案。这一切都在侦查员的掌控之中。

仨贼共作案6起,但他们都没有抓捕,这又是李永江的大胆决策——避免因单独抓捕打草惊蛇而使其他贼逃脱。列车快到达淄博站时,仨贼开始向15号车厢聚拢。李永江猜测他们要提前下车,于是,立即向其他三名刑警发出信号。4人汇合15号车厢后,仨贼有所发觉,企图逃跑。

这时,李永江第一个向贼首“大五能子”冲了过去,紧"万博体育登录网址是万博体育登录网址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注册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类游戏,更多好礼就在万博体育登录网址娱乐场欢迎来我们官网访问!! "接着一个麻利动作,将其按倒扣上手拷并扣在自己的手腕上。另外一贼也随后被抓获。第三个贼见势不好,立即向车厢一头跑去,刚跑出车厢连接处,便被抓获。原来这贼就是团伙中的二号人物、南岔籍的老贼尚晨。餐车上,从仨贼身上搜出现金2.3万元、和作案用的刀片。随后,又从列车一角落找到现金1万元。

列车到达天津西站,李永江和战友们带着“战利品”下车。铁道部公安局局长姜战林专程从北京赶来,欢迎他们凯旋。姜局长对他们在10天之内就将“东北贼帮”的两个贼首抓获的战绩给予高度赞扬,并亲自向哈尔滨、济南、北京三个铁路公安局发出命令,立即组成联合专案组,抓捕“东北贼帮”余孽。

在杨菊文、尚晨落网后不久,“东北贼帮”群龙无首,顿时乱了阵营,四处逃窜。虽然抓捕难度增大,但经过联合专案组两个多月的艰苦、协同作战,“东北贼帮”的20余名成员全部被抓获。这个在东北和胶东半岛作恶多年的毒瘤,终于被割除。

拿下全国第一案

2004年6月16日,深圳至汉口的t68次旅客列车上,蔡某箱中的3140克铂金、钯金饰品被盗,总价值80余万元。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旅客列车盗窃案,引起铁道部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公安部门立即将此案挂牌督办,可是几个月过去了,破案工作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2005年1月6日,鸡年前夕,时任铁道部公安局局长助理的李永江来到兰州召开春运期间反扒工作片会。8日晚间,兰州铁路局公安处处长到宾馆找到了李永江,说他们刚刚抓住一个偷了一旅客3000元的东北扒手,那扒手非常顽固,想请他帮帮忙。李永江简单听了案情及审讯情况后,便来了兴趣,说:“看来我要会会这个东北了。”

审讯室里,李永江第一眼就断定,这是个老贼。

“你是哪来的?”李永江问。

“辽宁。”老贼连头都不抬。

“你叫什么名字?”

“×××。”老贼还是连头都不抬一下。"万博体育登录网址是万博体育登录网址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注册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类游戏,更多好礼就在万博体育登录网址娱乐场欢迎来我们官网访问!! "

“×××、×××你认识吗?”李永江问了两个辽宁老贼的名字。

老贼一听,立刻抬起头来,瞪着疑惑的眼睛,说:“认、认识。”

“你还有没有案子?”

“没有,就这一回。”

“你知道他是谁吗?”处长指着李永江,问老贼。

老贼抬起头来,眨眨眼,摇摇头,说:“不、不知道。”

“他就是李永江。”

老贼一听,汗就冒出来了。他交代他叫王宝祥,他干的最大的案子是2004年12月19日在兰州到西安的列车上,由于长武望风,他盗得1.3万元。

“王宝祥,我早有耳闻。你说的那起案子不对。你想想,一万多元钱值得我飞过来吗?”

王宝祥只好从实招供,那起全国最大的“6·16”7公斤金饰品被盗案,就是他带人干的。

兰州铁路警方立即派人赶赴老贼老家,将赃物全部从地下挖了出来。5天后,他的同伙于长武在兰州车站落网。

根据两人供认,这个由40多名技术高超的顶尖大盗组成的团伙,长期活动在旅客列车上,甚为嚣张,低于千元的都不肯出手,专干大活。

铁道部公安局立即在兰州、武汉、沈阳、哈尔滨等五个铁路局成立专案组,调集400多精兵强将,进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40余名团伙成员先后落网。这个团伙的几名主要干将盗窃数额都在百万上下,团伙共作案200余起,总额达500多万元。

2007年的“春运”,铁路运输创1. 44亿人次的新高,仅到“珠三角”的,就有3000万人乘火车过年。为此,仅广州铁路局就加开了1480次民工专列,运送民工返乡。

“春运”时期,扒手的疯狂猖獗程度,也创“历史新高”。面对挑战,铁道部公安局未雨绸缪,于节前半个月就将全国铁路战线50名反扒精英密召进京,分赴全国各地,同400余名反扒铁警组成100多个反扒小分队,在全国各铁路线上,悄无声息地掀起一场空前的代号为“铁鹰”的。

"万博体育登录网址是万博体育登录网址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万博体育登录下载注册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类游戏,更多好礼就在万博体育登录网址娱乐场欢迎来我们官网访问!! "

“铁鹰”行动前线总指挥的重任,落在了已调任广州铁路公安局政委的李永江身上。

“春运”第一天,4列待发的民工专列静静地停在广州车站。按照李永江事先的部署,广铁公安处20多名巡警,重点目标就锁定在5点20分第一列开往北京的l318次专列上。巡警密巡中发现,停在一号站台的l318次专列的末端,有几个没有背行李的黑影出没。这时,还没到上车时间,他们应不会是正常的旅客。李永江断定,这次车应该被扒手盯上了。他立即兵分三路,一组埋伏在列车的背后,另一组装扮成旅客检票进站上车,第三组在站台上布控。

扒手们果然上了这趟车。由于是“春运”第一天,又是第一趟车,人特别多。一个扒手上车后,很快就偷了一个旅客,然后挤下车。接着,又有3个扒手得手下车。下车的4个扒手都朝着车尾方向狂奔。企图逃跑,被埋伏在各个角落的小分队队员抓获。此时,已是5点10分,距开车时间还有10分钟,时间紧迫。为了在开车前找到失主,李永江亲自来到车上,率人找到了6个失主并做了笔录。

当他们刚刚迈下车门,列车一声长鸣,似乎在向“铁鹰”致敬,驶离了广州站。

据扒手交代,他们是“桂阳帮”的。根据扒手提供的信息,李永江立即带人赶到广州市内某宾馆,将还没来得及“上岗”的同伙5男3女悉数抓获。

李永江刚回到广州,就接到总指挥部消息:浙江金华站发现一条“大鱼”。李永江立即赶赴金华。经过近一周时间的调查,他发现,来自省桂阳县的20余名扒手分成3人一组,作案时,两人将受害者夹在中间,一人强行搜身,跟抢钱一样。

李永江震怒了,经过严密部署,他和“铁鹰”小分队队员装扮成旅客,立即进入角色。当天下午3时,一队员报告:发现目标。

李永江立即赶赴前线。可是过了一会儿,目标不但没有作案,一番交头接耳之后,迅即逃离了车站。有队员沉不住气了,担心一个多星期的工作前功尽弃。李永江经过反复思索,觉得走漏风声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到来,连金华铁路警方都不知道,一定是另有原因。他要队员们沉住气,加强对团伙的监控,扒手是不会轻易收手的。原来,当地铁路警方当天也搞了一次打击行动,惊动了扒手。

果然,仅隔一天,李永江获得情报:部分团伙成员又出动了,很可能乘由温州开往汉口的1586次快车作案。李永江立即带领小分队赶到丽水提前上车。下午3时,车到金华,扒手果然陆续上车,疯狂作案。然而,早已是囊中之物的7名扒手,不到一个小时,便被悉数收入网中。李永江立即调集200多名侦查员乘胜追捕,在金华等地抓获了62人。长期猖狂活动于金华车站的“桂阳帮”终于彻底覆灭。

这个作恶多年的“桂阳帮”,本想在“春运”大捞一把,没想到“春运”第一天就栽在了“铁鹰”的手里。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