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将罪恶改写

  这个看似平凡的年代,却有着常常令人意想不到的不平凡事发生。也许在你身边,看似平凡老实的人却隐藏着一种令人可怕的力量。来残害着这个世界,这些人类。

  他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无知少年,应该享受着这个和平时代所带来的种种享受,种种安乐。不知是命运要改变他还是要他去改变命运。让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卷进了正义与邪恶组织的抗衡当中。当错综复杂的关系纠结在一起,面对险恶的人心,残忍的恶势力手段,他用什么去拯救世界,扞卫和平?

  晚上无论看什么东西都是很美的,女人如此,城市的景色也如此。怀江市的夜景很美,美得无法形容。一个城市美不美,大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着秀丽的山水,如杭州,如桂林;另一种是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与之配套的保存较好的历史遗迹,如南京。怀江市就是这两种美的集体。它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边陲古城,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是一个以壮族为主的多民族和睦相处的现代化城市。因一条长长的江把整个城市环绕成一个圈而得名。美丽的景观天赋,独特的区位优势,怀江市委、市政府的前瞻性规划理念加上市民的创造和热情,打造出了怀江快速崛起、迈向区域性国际城市 核心城市是怀江的地缘优势,也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在怀江加快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和“广西首善”之区的过程发挥了独特的作用,让南宁的区域性国际城市蓝图愈加清晰可鉴。另外,怀江被海内外誉为中国通往东南亚的“黄金走廊”,这也代表了国际社会对怀江的国际地位的认可,以及体现了怀江在中国的发展建设中重要的经济地位和战略地位。

  李适透过窗外,清澈的眼眸注视着楼下马路上行驶的车辆,这些年,怀江市的人口猛增。已经是十年前的五倍之多,他记得小的时候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城镇,简陋的房屋,狭窄的马路,稀疏的人口。想起儿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怀江边寻找妈妈捞田螺的足迹。那童真的回忆,是无法在奢望的美好。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去怀江市西南的一个偏僻郊区求学,那是一所药科学校,男女比例是1比300,也就是说一个男的在里面可以拥有300个女的,这才是李适最最最大的动力。

  躺着床上,李适闭上眼睛,嘴上掩饰不住他那阴险的笑容沉沉的入睡了…

  九月份的太阳依旧起得很早,透过窗口,毒辣辣的阳光狠狠的照在李适屁股上,也不知是太阳故意和他作对,还是他故意让太阳晒在他的屁股上,整的一个打字睡姿,面朝下趴着就睡了一个晚上。口水已经蔓延到枕头上了,李适晃晃从梦在醒来,吸了吸口水,仍感觉没吸干,另一只手司空见惯的朝嘴角上一抹,干了…顺手把手上的口水摸到屁股上,啊,屁股着火了!李适跳了起来,摸了摸被晒得滚热的屁股,这才发现,原来是被晒热的。“这鬼天气,九月份了,还那么热。”一边嘀咕一边翻开手机开了看时间:“那么早太阳就那么大,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把窗帘拉下,继续他的春秋大梦…

  夜很黑,就像一张又黑有大的大嘴巴把整个时间全部都吞噬了。给人一种憩息恐惧的感觉一个小胡同里。两个脚步声一前一万博在线娱乐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在线娱乐,万博在线娱乐下注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万博在线娱乐下注网页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在线娱乐是众多娱乐玩家的聚集地后飞奔而来。前者穿着一身白马褂中年人。看似医生模样,此刻白马褂已经血迹斑斑。他的一只手用力扶着另一只只有袖子的肩膀,手已经被砍下来了。求生的本能让他无法放慢脚步,即使他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后面十米处,跟着一个拿着斧头的黑衣人,沾满鲜血的手紧紧地握住一把斧头,一张灌满灵气的脸透露出强劲的邪恶感。血丝已经红透双眼,随着奔跑的波动。让人看上去不得不产生几分畏惧。

  “救命。快来人啊!”穿着白马褂的中年人疯狂地吼着。纵然他知道在这深夜里。这个偏僻的死胡同不会有人经过,即使经过也没人会敢救他。但他还是怀着渺茫的希望拼命的大喊,就算是给自己心里的一种安慰。终于,跑到了胡同的尽头。中年人放弃了奔跑,已经走投无路了,还不如留着最后一口气能活几秒是几秒。中年人瘫痪在地上,用仅有的一丝力气吟出一句话来: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求求你。话还没说完。斧头已经砍了下来。

  “啊!”李适从梦中惊醒出来。泪珠大地汗水从脸颊缓缓低下。梦。又是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梦了。每次发烧后每晚都会做这同样地梦。说它是梦。却如此逼真。而且每次都是这个场景,这种情节、会有那么巧的梦?说不是梦。那是什么? 预兆?第六感?。李适从恍惚中爬起来,看了看时辰,7点钟了,太阳比刚才的更炎热了,下了床,一阵洗刷过后,拿着简单的行李出门了。

  今天是去学校注册,虽然还没正式上课,李适还是想早早的去到学校,毕竟好的床位早去早得嘛,总不能让别人抢了好的自己睡烂的,这一睡少则一个学期,多则两三年啊。而且早点去说不定就可以泡上一个漂亮MM了。“嘿嘿”。喜欢耍小聪明的脑袋瓜总是想着一些风骚的想法

  怀江市药科学院地处怀江市西南郊区,这里人烟稀少,环境优雅,方圆几里也就只有这所学校的建筑,四周被密密麻麻的丛林包围着,在学院的左侧是怀江市着名旅游胜点--药万博在线娱乐致力于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万博在线娱乐,万博在线娱乐下注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万博在线娱乐下注网页博彩资讯平台,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万博在线娱乐是众多娱乐玩家的聚集地用植物园,这里除了种植一些草药,还有各式各样的休闲项目,堪比公园。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计程车,这才到了药科学院大门。下了车,李适仰望着大门喃喃道:母校,以后你就是我的母校了。老天保佑,让我多泡几个美女、每种生物都喜欢美。人也如此,女人喜欢帅哥,男人喜欢美女。为什么?因为养眼,看上去舒服。就好比人生下来就对美丽的花朵有着一种依恋的感觉。因为花美。美得让人心动。美女也如此,看到美女,一切烦恼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李适喜欢看美女,从小到大,总感觉看美女是他永远无法改变的嗜好。他不会像那些伪君子又想看又爱面子,这能背地里偷偷看。李适不喜欢装,喜欢看就瞪大眼睛看,不管得到的是什么脸色和讽刺,对于他来说,至少能看了,就是一种眼福,一种享受,何乐而不为?于是,迫不及待的拖着行李箱往学校里走去。

  这离学校正式开学还有两天,来学校的只有少许早到的同学,李适边走边注视这四周的一切,绝不允许一个美女从她眼皮底下溜走。上高中的时候就听说药科学院美女如云,而且男生少,在这所学校里,男生就好比国宝,被成千上万的女人所拥护与爱戴着,不管你长得多么对不起观众,在这里你都可以找到令人羡慕的女朋友,少则几个,多则一群。当然,来这所学校读书的基本都不是什么好男人,全当来泡妞的。李适不是好男人,所以他来了。从小到大,他从来就不知道专情这两个字怎么写,对于他来说,自己的魅力是大的,女人的魅力也是大的,他不可能就吊死在一颗树枝上面。女人如衣服,走到哪换到哪。高中的时候虽然也见过不少美女,但高中男女比例太悬殊,美女明显不够用,况且自己长得又不是很帅,固然交不上极品的女朋友。

  恍惚之余,李适终于在实验楼下的草坪里瞄到了一位比较顺眼的女孩,从背影看,身材还不错。笔直的黑发垂到了腰间,她背对着李适,好似在和别人打电话。李适不想错过机会,快步走上前欲与女孩搭讪。一个眼神的功夫,李适已经走到女孩的身后,他不想打扰到女孩,毕竟人家是在打电话,这样贸然的惊扰别人可是不礼貌的,男人要有分度,第一次见面当然要给人家留下好的印象。他注视着女孩的身影,一件中短黑色外套,配着连衣裤黑丝袜,尽显女人味十足的打扮,让李适联想这女孩的模样。李适看不到她的脸,听声音 应该是本市人。李适脑子又顿时产生了坏坏的想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孩挂了电话,站了起来,正要转身,忽听见有人在她背后坏坏的笑,她提高了警惕,她可不想刚来学校就遇到了流氓。李适还在坏坏的笑。眯着眼睛笑。似乎还没从他的春秋大梦醒过来,女孩喂的一声,他这才从美梦中醒悟过来,女孩莫名夸赞的眼神注视着他,好似在看着一个怪物似得。李适有些尴尬,往日里泡妞的本事一时之间都冻结得发挥不出来了,眼前这女孩,清澈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丝杂质,多么天然多么清纯,女孩被李适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白嫩的脸颊瞬间变成了羞红色,可爱的小嘴想要开口说话,又不知该说什么,两个人定定的呆立在那里。最后,李适伸出左手,又换了换右手,握手状伸向女孩,“你好,我…我叫李适,你呢?”“李晓娴。”女孩礼貌性的回应着李适。“喔,呵呵,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李适呵呵的笑着说。李晓娴白眼瞪着李适:“少拉拢关系。”说完,转身走开了。李适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还没来得及解释,人已经走了好远。李适不甘心;“既然有缘,美女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吧,我们下次再联系!”“下次吧。”远远的传来女孩丢下的一句话…

  “唉,错过了个美女。”一脸丧气的李适狠狠骂道。“为什么老天就不能把我长得帅点呢?”拿着手机当镜子,照照自己这般模样自言自语道。李适无奈的摇摇头,拖着行李箱,继续走。

  来到学校指定的新生宿舍,李适站在楼下抬头仰望,这是一所新建的宿舍楼,足有八层,每层分八个房间。此时刚是注册的第一天,宿舍门前已经晾满了衣服,三楼到八楼全他妈是女人花花绿绿惹人发热的外内衣,外内裤。可见只有一楼和二楼是男生宿舍。此时,一位摸样俊俏,身材高瘦的帅小伙从楼下走下来。身穿大红花裤,拖着人字拖鞋看着出他有多悠闲,双手插在口袋,一边听着随身听,一边哼着来到李适身旁。李适正纳闷想找个人问路呢,这正巧来了一个。于是二话不说,抓住帅小伙的肩膀,有些不客气的语气问道,喂。请问大参林0706班的宿舍在哪。那帅小伙也不是什么好鸟,见眼前这个相貌平平,高度平平,衣着平平,总之什么都平平的普通人也毫无客气之意,斜着眼睛瞪着李适。一字一字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你告诉我,怎样才可以告诉我?”李适微微一笑反问道。“要找自己找,老子没那工夫”帅小伙正想甩开李适的手,可是任凭他怎么用力,却依然动弹不得半分。他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一点的人,知道这人有点底,不好惹,只有无奈的指向二楼第一间、李适依旧微笑着,放开他,大步向帅小伙指的方向走去。

  走进宿舍一望,娘的,看来还是来往了,此时的宿舍床位上已经住满了人。他那叫一个后悔啊,没想到别人的速度比他快多了。把宿舍一览无余,唯独靠近门的那床下铺没人。也罢,李适把行李一丢。啥也不管,连鞋子都没脱,就呼呼大睡进去了。惹得全宿舍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夜很黑,就像一张又黑有大的大嘴巴把整个时间全部都吞噬了。给人一种憩息恐惧的感觉一个小胡同里。两个脚步声一前一后飞奔而来。前者穿着一身白马褂中年人。看似医生模样,此刻白    马褂已经血迹斑斑。他的一只手用力扶着另一只只有袖子的肩膀,手已经被砍下来了。求生的本能让他无法放慢脚步,即使他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后面十米处,跟着一个拿着斧头的黑衣人,沾满鲜血的手紧紧地握住一把斧头,一张灌满灵气的脸透露出强劲的邪恶感。血丝已经红透双眼,随着奔跑的波动。让人看上去不得不产生几分畏惧。

  “救命。快来人啊!”穿着白马褂的中年人疯狂地吼着。纵然他知道在这深夜里。这个偏僻的死胡同不会有人经过,即使经过也没人会敢救他。但他还是怀着渺茫的希望拼命的大喊,就算是给自己心里的一种安慰。终于,跑到了胡同的尽头。中年人放弃了奔跑,已经走投无路了,还不如留着最后一口气能活几秒是几秒。中年人瘫痪在地上,用仅有的一丝力气吟出一句话来: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求求你。别、、、话还没说完。斧头已经砍了下来。

  “啊。”李适再次从噩梦中尖叫而醒来,他做了起来,习惯性的抹了布满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是这个梦?他惊魂未定,两眼直愣愣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此时已经是傍晚,如此安静,如此祥和。他忘了忘四周,宿舍空无一人,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打开门,一个箭步飞出了宿舍。

  当他来到教学楼,询问过老师后,来到他的教室门口大喊一声报告,望眼进去,全班人也正向他这地方齐刷刷的望过来。老师也停下手中的粉笔,有些愤怒,有些疑惑的望着门前这个人,“第一天晚自习就迟到。给我到操场跑五圈在回来。”话音刚落,就听见全班整齐而响亮的嘲笑声。无奈,跑就跑呗,第一天就遇到这种衰事,宿舍的同学也不顺便叫下他起床,班主任又是个暴脾气。

  五圈过后,李适气喘吁吁的又回到了教室,再次迎来了全班的嘘声。这会,他可成为第一个名人了。虽然不是好名声,但还凑合得过去,李适心里坏坏地笑道。

  这班里还正是各式各样的人都有,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漂亮的,丑的。幽默搞笑的,心机中小心眼的、犯贱的,傻乎乎的。似乎走到哪里,班级里都会有这么一些人,这似乎成了不可磨灭的定律了。

  一阵苦跑过好,李适已经累得脚都麻木了。他坐在草坪上用力呼吸着,生怕明天氧气就没有了。“累坏了吧,喝口水。”李适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有些措手不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参林班的班长,也是你的班长,我叫苏晓娴”。陌生女人的手里拿着瓶矿泉水。李适看了看她,接过水,开着瓶盖就咕噜噜地灌了下去,他实在是太渴太累了。陌生女子看着这幅情景,忍不住捂着嘴巴偷笑起来。

  一会茶的功夫,李适已经把整瓶水给喝完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那个,水,还有吗?” “你还真能喝呀!”“呵呵,见笑了。”李适开始有些不好意思。

卧龙亭